小說者-> 都市言情-> 《食色生香俏娘子》-> 第三十八章 哭笑不得
第三十八章 哭笑不得 作者:花放千樹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3
  •     “真的不用麻煩。”

        陸清容的話音剛落,趙夫人在接到陸清容的視線之后,跟著上前扶住了陸清容。

        “沈大人沈夫人我看就不用麻煩了,我們府中有上好的跌打藥,回去休息休息就好了。”

        在趙夫人和陸清容的一再堅持下,沈大人和沈夫人也不好阻止,只是說了改日會登門拜謝。

        一行人匆忙的回到了宣國公府。

        陸清容被扶回了房間,趙夫人緊跟著。

        老太君那邊不知道為何得到了消息,聽說陸清容受傷也緊忙跟著跑了過來。

        陸清容有些哭笑不得。

        攔住了趙夫人要找大夫,讓桂嬤嬤他們出去等著。

        “母親,祖母我真的沒有事兒。”

        陸清容站起來穩穩的走了幾步,那樣子一點事都沒有。

        趙夫人詫異的和老太君對視了一眼,趙夫人問道,“你沒事兒,怎么摔倒了?”

        陸清容這才將幫助那個小廝離開的事情,告訴了趙夫人和老太君。

        老太君原本是不知道聶靖陽今天要去沈尚書府拿名單,但是聽到了陸清容的描述之后,心中也大概猜測到了那個小廝就應該是她的孫兒。

        只是沒有想到聶靖陽這個小兔崽子本事這么不及,竟然被發現了,還要靠著媳婦才能離開,未免有些太不中用了一些。

        老太君生氣的看了一眼趙夫人,小聲的說道,“都是你給慣得,這么沒用還要靠自家媳婦幫忙。”

        趙夫人也是有理說不出,她也沒有想到自己的兒子,這么不中用,只是一份名單而已,還需要兒媳婦幫忙才能拿到。

        幾天要是沒有清容幫忙的話,只怕靖陽會受一些苦了。

        這個小兔崽子還是缺教訓,回頭一定要讓他老子好好的教訓他一番才是。

        聶靖陽正走著不想突然間打了一個噴嚏,然后又接連打了好幾個。

        莫名其妙的繼續走,難道說是著涼了?

        趙夫人熱切的上前握住了陸清容的手,“清容啊,這次多虧了你,要是沒有你的話只怕靖陽。”

        “咳咳”

        趙夫人險些說漏嘴,在關鍵的時候還是老夫人咳嗽了一聲,算是打斷了她的話。

        趙夫人胡亂地看向老夫人,這才后知后覺,她差一點就說漏了。

        陸清容微微的蹙眉,靖陽?

        聶靖陽?

        那不是她死去的夫君嗎,這件事難不成和聶靖陽還有關系?

        “母親,靖陽?您說的是夫君嗎?這件事難道和夫君有關系?”

        趙夫人這下有些為難了,這話該怎么解釋呢?

        眼下知道聶靖陽還活著的人越少越好,家中也就只有他們四個才知道,就連那些親近的下人也都瞞著。

        如今雖然陸清容已經是他們的兒媳婦了,但是聶靖陽的事情還是先不能告訴他。

        還是要找一個合適的機會再說。

        老夫人拄著拐杖說道,“孩子這件事兒你就不要問了,這事關朝廷的機密,婆婆也是有難言之隱,這件事你就當做不知道誰都不要告訴,知道嗎?”

        “知道啦!”

        陸清容乖巧的點了點頭,事關朝廷的機密,她再問就不好了。

        看老太君和趙夫人這么緊張的樣子,這件事一定很重要。

        只是靖陽?

        剛才趙夫人提到了聶靖陽,陸清容總覺得有什么東西在腦海中閃過,只不過太快了,她沒有抓住。

        夜晚。

        松鶴堂的正屋內。

        所有的丫鬟和下人都被趕了出去。

        要趙夫人焦急的在門口來回的踱步,不一會兒的時間,宣國公就帶著一名小廝走了進來。

        看到那個小廝之后,趙夫人懸著的心也跟著落下,上前左看看右看看。

        “清容說你被那些人發現了,你有沒有受傷?有沒有事兒啊?”

        聶靖陽揮手就將臉上的人皮.面具摘了下來,露出了本來的面貌。

        “母親放心吧,只是被那些人發現,那些人并沒有追到,我沒有受傷。”

        趙夫人這才放心,老夫人也跟著松了一口氣。

        隨即埋怨了一聲,“你是越活越回去了,去偷個名單而已,還能被發現,要不是你媳婦兒給你掩護,是怕你現在已經回不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老夫人這么一說,趙夫人也跟著想起來了,嫌棄了看了一眼自家的兒子,“就是說,要不是清容幫你,你現在只怕已經被人家抓住了,身份已經暴露了。”

        聶靖陽看著祖母和母親都嫌棄他,頓時有些無語,不用回頭也知道,也知道自家爹肯定也嫌棄他。

        自從這宣國公府有了世子夫人之后,他的地位就已經不復存在了。

        不過,去書房拿一個東西而已,對他來說應該是一件簡單的事情,可是沒想到竟然將人給驚動了,說起來也真是有些丟臉。

        聶靖陽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,面上窘迫了幾分。

        可是,一想到自家的媳婦兒那么聰明伶俐,又覺得心中無比自豪。

        “清容還真是聰明,今天要不是她幫我掩護的話,出來的話起碼要費一番力氣。”

        說著說著,聶靖陽的臉上跟著得意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這個媳婦兒不止做菜好吃,就連腦袋也很聰明。

        真的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調查清楚北狄的案子,恢復身份,光明正大的回到宣國公府,和自家媳婦兒在一起。

        陡然間,想起透過窗戶看到的那個倩影。

        真是玲瓏剔透,要料有料。

        想著想著,聶靖陽竟然當著三位老人的面上開始暢想了起來。

        宣國公看到他那一臉春風得意的樣子,忍不住上前拍了他一巴掌,“想什么呢?想要和你媳婦兒在一起的話,還不抓緊將北狄糧草的案子調查清楚。”

        “就是,你要是想你媳婦兒,就趕快將北狄糧草的案子調查清楚,這樣你就可以光明正大回來了。”

        趙夫人也跟著說道。

        如今對于陸清容這個兒媳婦兒,他們是越發的滿意了,就等著聶靖陽恢復身份,到時候這小兩口在給家中添丁進口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        可惜北狄糧草的案子,到現在還沒有一絲的眉目,想要查清楚不是那么容易的。

        說到底都怪聶靖陽這個小兔崽子沒有本事,這么長時間了,還查不清楚,耽誤她抱孫子了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叩富网模拟炒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