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說者-> 豪門總裁-> 《特工狂妃:殘王逆天寵》-> 第二十八章:坦言辛秘
第二十八章:坦言辛秘 作者:小魚大心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2-25
  •     菜花丟下碗筷,尾隨著楚玥璃出了屋子,來到院子里,猶豫片刻,開口道:“傻丫,你能不能拖兩天,別急著嫁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迎著微風,靜靜而立,不

        菜花回頭掃了一眼屋門,見無人跟出來,這才壓低聲音道:“你也知道,王癩子不是你爹。娘…… 娘本是大戶人家的丫頭,撞壞了腦袋,才稀里糊涂地嫁給了王癩子。前段時日,娘大病一場,醒來后記起了以前的事兒,知道你爹…… 你爹是官身,可不是普通人。娘記得,村里最好的那片地,是府里肖管家的。前幾日,娘遇見了肖管家,想來…… 想來他還記得娘。”一把攥住楚玥璃的手,激動道,“你再等等,再等等…… 王癩子口中的富貴,又算得了什么?他一個土包子,哪里見識過真正的富貴?我聽王癩子說,那人不過是給了他三十兩銀子,他便要將你賣出去做妾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暗道:說是遇見,應該是特意尋去才對。菜花一直將此事保密,不過是怕那官家老爺不要這對兒母女,為了給自己留一個退路,才繼續忍著王癩子的拳打腳踢。

        菜花見楚玥璃不吭聲,一撇嘴,滿眼不屑地道:“三十兩,不過就是一只玉鐲子罷了,還不是什么好成色。老爺這些年不知道是否高升…… 即便沒有高升,那也是天大的富貴,總比你嫁給小門小戶當個妾強。”最主要的是,沒有了傻丫,她憑借自己這張毀容臉,是定不會被接回府的。

        楚玥璃裝出驚喜的模樣,問:“官家老爺會接我回去嗎?”

        菜花的眼中劃過一絲不確定,轉而卻深吸一口氣,硬著脖子點頭道:“會!肖管家認出我后,本沒說什么,但在知道我生下一個女兒后,特意問了你的生辰八字。娘尋思,你總歸是有福的,不然也不會在發病一場后變得聰慧起來。你別急著嫁人,且信娘一回。等我們回到府中,吃上烤鹿肉,穿上綾羅綢緞,戴上寶石頭面,你定會感激娘的。”菜花說這些話時,眼睛閃閃發亮,顯然極其向往、十分激動。

        楚玥璃抽回手,問:“娘,你那臉怎么花的?”

        菜花打了個冷顫,眼中涌現按不住的惶恐之色,其中還摻雜了幾分恨意。她用手摸了摸被毀容的臉,沉聲道:“老爺承諾,只要我生下兒子,他就抬我做姨娘。夫人嫉妒我得寵,派人…… 刮花了我的臉,敲了我的頭,將我扔到河里去。我命大,沒死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淡淡地道:“你斗不過她,還想回府去,再被刮花另外半張臉?”

        菜花產生了片刻的遲疑,轉而卻目光堅韌地道:“這次不一樣了。我對夫人構不成威脅,你又長大了,正是談婚論嫁的年紀,對老爺總有用處的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發出一聲輕笑:“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菜花忙收拾起外泄的情緒和不當的話,柔聲道:“你放心,娘會保護你的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笑道:“我等你撕了草婆子,你沒做到。現在又說要保護我,豈不是又在說笑?”

        菜花面露尷尬之色,強笑道:“當時那種情況,娘已經是拼死護你了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道:“你的拼死真是一文不值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被拍個沒臉,當即惱羞成怒:“你個蠢東西……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轉動眼睛,慢慢看向菜花。

        菜花的呼吸一窒,閉上嘴,半晌又笑了笑,道:“娘知道,你大病之后,不但腦子聰慧許多,人也變了很多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挑了挑眉,覺得菜花這句話有意思。

        菜花掃了楚玥璃一眼,再次壓低聲音道:“有些鬼呀神啊的東西,說出來確實嚇人。我不懂那些,卻知道,但凡被邪祟入體的東西,無論在哪兒都留不得。殺了是輕的,都得用火活活兒燒死。你呢,若是傻丫,就乖乖聽話,往后延一延婚期,別急著走。咱娘倆,總是要共富貴的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正眼看向菜花,緩緩勾起唇角笑了。

        菜花心中一緊,向后退了半步,緊張地問:“你笑什么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回道:“笑你威脅我。”上前一步,嚇得菜花又后退一步。

        菜花有些怵楚玥璃,吞咽了一口口水,改口道:“我這話算什么威脅。不過…… 就是共富貴罷了。誰不想富貴啊。難道要窩在這個破村子里,當一輩子吃不飽飯的婆子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道:“你想的沒錯,卻不配做娘。傻丫死在了王癩子的手上,你可知?”

        菜花說那些話,半是猜測半是恐嚇,如今聽楚玥璃親口承認,怎能不讓她驚恐害怕?她好想逃,卻不忍逃離富貴。她哆哆嗦嗦半晌,終是道:“我…… 我去撕了草婆子,給傻丫報仇!王…… 王癩子,我…… 我也不會放過他。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掏出金手鐲,對著升起的月牙兒比量了一番,淡淡道:“不用了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忍住欣喜,問:“真不用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道:“草婆子被我吊死了…… ”

        菜花雙膝一軟,噗通一聲跌坐到了地上。

        楚玥璃收起金鐲子,扭頭垂眸看向菜花,道:“至于王癩子…… ”微微一笑,“后山那棵歪脖樹,便是他的歸宿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感覺自己好像被人掐住了喉嚨,想尖叫都發不出聲音。一股寒意,悄然爬上她的背脊,一寸寸啃咬上去,要將她吞噬。

        半晌,菜花才驚恐地問:“為什么告訴我這些?是…… 是要殺了我嗎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搖了搖頭,道:“你對傻丫不好,她之死,你脫不了干系。不過……”微微一頓,這才繼續道,“傻丫不想你死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的臉皮一陣抽搐,汗水滴答落下,她已然鬧不明白,眼前人到底是不是傻丫了。

        楚玥璃收回看向菜花的目光,眺望向月亮。

        菜花知道眼前人不會殺自己,便顫顫巍巍地從地上爬起來,忍不住問:“你告訴我這些,卻不殺我?不怕…… 不怕我說出去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道:“你沒那么蠢。”

        是啊,想要共富貴,就不會主動說這些,壞了自己的通天路。

        菜花心中一喜,道:“這么說,你答應我一起進府了?”

        楚玥璃道:“以你的腦子,進府就是死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臉一白。

        楚玥璃繼續道:“我會給你一筆銀子。你老實呆在村里,當個土財主吧。”

        菜花還想說什么,卻聽楚玥璃繼續道:“傻丫不想你死,可你又是我的誰呢?呵……”

        菜花面如菜色,落荒而逃。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叩富网模拟炒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