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0燒殿 作者:土豆兔    錄入:菲菲    更新時間:2020-03-12
  •     我感覺自己有些無賴。

        可是再無賴,也沒有天庭把我家殺到只剩一個老爹無賴。而且,他們那可不只是無賴,還惡毒。

        據說姑姑死的時候,戰事已休,大局將定。那種情況下,還要讓她去死,還用堂庭山和老仙兒威脅她。我真不知道,她到底做了什么罪大惡極的事,要在黎明將至的時候去死。

        我都沒有見過她。

        他們說她壞,說她狡猾,說她惹是生非;說她好

        她已經灰飛煙滅,再也沒有活過來的機會,所以別人說她什么,她都得受著。高不高興,愿不愿意,都得受著。

        我覺得不公平。

        所有人都記得她,卻又對她的死諱莫如深。就好像,那是個對誰都不光彩的事件。因為不光彩,所以就一起沉默,用沉默掩埋她。掩埋她的死,也掩埋她的存在。我想他們大概很喜歡,她灰飛煙滅的這個結局。

        可我不喜歡。

        我覺得憋屈。既替她憋屈,也替自己憋屈。明明我們誰都沒做過偷偷摸摸的事,為什么要活得偷偷摸摸?既憋屈,又委屈。我忍不了,所以寧可打不過被人虐,還是要惹是生非。

        我非得惹事生非不行,不然我可太憋屈了。

        外面打起來了。我又叫六合塔倒酒給我喝。六合塔很給面子,一來就灌個滿鍋。可我沒喝,我把它給點了。之前是太上老君拿三昧真火在鍋外烤我,眼下是我在鍋里點火。雖然點火,卻燒不到我,因為那是我自己的玩意兒。我把酒送出去,也把火送出去,給大殿的那些人,好好嘗嘗鮮。這可是九里老妖婆藏了好幾百年的酒呢!

        我知道自己年輕,就算再天縱奇才,我那點法術,在大殿上這些人面前,也不過都是雕蟲小技。可我這么做,本也沒指望傷到他們。我的意思是,好不容易來一趟,表達態度才是最重要的。至于會不會惹惱玉帝老兒,聯合太上老君再把我揍一頓,那都是爽完之后的事了。

        何況,我爹說,挨打也是修行,是被動進步,沒必要害怕。只要不打死就行。

        我想他們不至于打死我。畢竟都是要面子的老神仙,之前已經叫我姑姑死得不明不白,就算是為了他們自己的名聲,也不能再對我趕盡殺絕。

        反正我還是那句話,既然叫我不好過,那就大家一起不好過。誰怕誰啊!

        大火一燒,他們就不打架了,趕來打我。當然,爹和老仙兒還是護著我的。就連東山君那個酒混子,也擋在鍋前,向各位臉色極不好看的神仙同仁說:“救火要緊!救火要緊!”

        我很過癮。

        雖然知道一頓皮肉痛是免不了了。

        后來果然,爹和老仙兒也護不住我——他們都聽那個玉帝老兒的。玉帝老兒也著實厲害,我原本以為,就算不能像兜率宮那么連片子燒,至少眼前這個寶殿,也得遭點殃吧。可是,雖然救火的神仙們臉上身上都沾了炭灰,老花貓一樣糊了臉,但給那玉帝一陣邪風吹完,大殿煥然一新不說,連神仙們也都重新體面起來了。

        盡管如此,我并不沮喪,反而還很高興。

        因為,古往今來,好像除了我偶像孫大圣在這大鬧過一場,就只有我這個名不見經傳的小妖怪敢再胡來。雖然一千多年前奶奶曾在這里罵過“玉帝老兒”,可她沒放火,論挑釁程度,我可算青出于藍而勝于藍!

        所以,能不得意嗎?

        我等著玉帝老兒罰我,可他老人家不緊不慢,好半天不見喊大家開會。我很意外,難道我這小妖怪的一把火,還給天庭燒出工作效率來了?真那樣,我豈非又做了一件好事?唉,我可是妖怪呀,做什么好事?真丟人。

        在他老人家恍神的功夫,爹和老仙兒,還有東山君都湊過來問我,問我有沒有受傷,還叫我趕緊逃跑。爹說你速回萬妖山,讓你娘把你藏起來,我在這里給你拖延時間。

        老仙兒說我回萬妖山,會殃及無辜,叫我去他的堂庭山。他說堂庭山的神仙都不待見我,所以肯定會跟我劃清界限。又趕緊安慰我說,但只要有他在,就不會讓他們傷到我。而他們與我劃清界限后,自然也就不會受連累。

        我為老仙兒的縝密邏輯點贊,可還是覺得他太傻白甜了。堂庭山別的不提,單那個老仙女就很夠我喝一壺的了。我才不會去。尤其現在惹了把柄,更加更加地不會去堂庭山,給她機會羞辱我。

        等他們二位都說完了,東山君才插上話,著急忙慌地說,萬妖山、堂庭山都去不得!你非得找個沒人沒仙沒鬼沒妖的法外之地才行!

        他說得很有道理。我如果要逃,非得逃去這樣的地方不可。

        可是,這天上天下、地上地下的,哪里他玉帝老兒管不著呢?

        而就算有,憑我小妖怪的本事,去得了嗎?

        更何況,我本就沒打算逃。如果要逃,我一開始就不會下手。既然下了手,那就是沒有要逃的意思。我等著他老兒給我來個厲害得不得了的懲罰。我倒要看看,有什么懲罰,能比九里灰飛煙滅在六合塔下更厲害,更了不得的?

        我做出視死如歸、軟硬不吃的熊孩子樣,把他們三個都急得不行。可我也不想解釋。這事本來也沒法解釋,就只是我的一種心情、一股情緒罷了,想解釋也解釋不清楚。

        我被圍了好幾層,最里面是他們仨勸我,給我出主意。外頭是太上老君還有其他神仙,都對我的所作所為痛心疾首,覺得我這么混蛋,是胎里帶的,是反社會,應該人道主義滅絕。

        我不聽他們的,一徑瞧著玉帝老兒。

        玉帝老兒也瞧我。不僅瞧我,還慢慢走向我。

        我依然被圍得外三層里三層的,可玉帝老兒卻不聲不響,甚至都沒動手推搡誰一下,就徑直走到了我面前。其他的神仙好像還在,但又沒了聲音,面容身體也模糊。連帶這大殿里的那些物件擺設,全都模糊起來——就好像,他們全都退成了沒有聲音的背景。

        只有玉帝一個人有大特寫。他的臉好清楚,眉毛一根一根的分明。就連衣服上的花紋隨衣褶起伏的路線,還有他頭冠上綴的珠子撞在一起時發出的聲音,全都清清楚楚。

        我從來沒見過這種場景,簡直嘆為觀止。

        尤其是他靠得越近,眼里那種有點什么情緒,又好像什么都沒有,再看又什么都有的樣子,真是新鮮。我看到他在我眼前,可又好像在我后面,甚至上面和下面——他好像哪里都在,又像是哪都不在。我被搞糊涂了。然后他開口,聲音從四面八方來,甚至從我肚子里冒出來,又好像是我腦袋里自己的聲音。他說:。

        “我給你說個媒好不好?”
    快捷鍵提示:“<-”健返回上頁,“回車”鍵回書目錄,“->”健下一頁
    上一頁        回書目        下一頁
叩富网模拟炒股